韩世忠和梁红玉准备了婚房
来源:    http://www.qianzheng114.com发布时间: 2015-08-25 22:08   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韩世忠和梁红玉准备了婚房

众敢勇们簇拥着韩世忠来到周府接亲。韩世忠叩拜了梁红玉的舅妈,并将所带来的礼品献上。舅妈笑逐颜开却也热泪涌流不止。她一定是想到了梁红玉逝去的父母,和临终前依然非常心疼梁红玉的老伴。
 
  临行前,梁红玉上前抱着舅妈,好久好久,也是泪流满面。
 
  舅妈说这要是你舅舅活着,看到你今日大喜,该有多么快活。
 
  然后梁红玉在众姐妹的护持下坐上花轿。
 
  锣鼓响起来,唢呐吹起来。路上行人得知,纷纷停驻脚步,或表示惊叹,或表示祝贺。
 
  青梅苋兰可欣及大囡二囡随同花轿来到军营。
 
  婚礼在黄昏时举行。
 
  在古人眼里,黄昏时辰是一日中之吉时,因此在黄昏时行娶妻大礼,乃预示着夫妻一生幸福吉祥。
 
  婚礼设在校场内,由最高首领蔡京主持。拜过天地之后,便是三箭定乾坤了。韩世忠和梁红玉各自持箭,先射向天空,祈求上天的祝福;再射向大地,天地相加便是天长地久;三射向远方,祝愿未来生活美满幸福。
 
  婚礼结束后,便是入洞房了。洞房内花烛闪耀,笑语欢声。
 
  可欣与青梅等事先将桌上放置一张铜镜以压惊。然后在众人的簇拥下,新郎揭开新娘头纱,两人合饮交杯酒,并共吃由黑枣、花生、桂圆、莲子等物做成的甜汤,象征早生贵子。
 
  淘气的大囡和二囡,将无数花瓣洒在梁红玉和韩世忠的头上,祝福他们。
 
  二囡还将一些花瓣塞进了韩世忠的领口里,弄得韩世忠想掏还掏不出来。二囡阻止他,说这些花瓣不能掏出来,这叫用心珍惜。
 
  之后,大家说了祝福的话便走出洞房。
 
  室内仅剩下两个人时,韩世忠把梁红玉抱到床上。然后从腰出掏出一样东西来。
 
  梁红玉一看,不由得愣住了。
 
  他手中拿的恰恰是那把丢失的小佩刀。
 
  梁红玉接过来,轻轻的抚摸着上面镶嵌的花纹,她眼中渐渐盈满泪花。许多往事又浮现在眼前。她在无比的感怀中,知道自己终于从那个万劫不复的梦魇中走了出来。她感激命运给予她一个曾经望眼欲穿的机会,感激眼前这个身材英武胆识过人的如意郎君,亦可以告慰已经逝去的父亲母亲和舅舅了……
 
  军营内忧心忡忡的家伙大有人在,最为抓耳挠腮的就是洪子贻。他与亲信密谋,必须干掉梁红玉,否则,韩世忠要是得势升官,杀害梁红玉之父的事一旦败露,他就自身难保了。
 
  结识赵谦
 
  新婚不久,韩世忠家乡陕北绥德来人报,韩世忠妻白氏病故。
 
  韩世忠与梁红玉商量,说要回去一趟,连带着祭拜一下父母的坟。梁红玉说我嫁与你后,本应随你回家乡走一走的。正好青梅她们的心也都野得很,不如大家一齐去吧。如果能拜个师傅学武艺岂不是更好?
 
  韩世忠说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。好吧,到时我让你见识见识武艺高强的人。
 
  梁红玉不免心急,便问是哪位高人呀?
 
  韩世忠倒卖上了关子,说这个呀,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
 
  梁红玉和青梅一说,青梅高兴得不得了,立即去问大囡和二囡去也不去。
 
  这小姐妹俩一听说出门去,还能学点武艺,兴奋得直蹦高儿,说去呀去呀,要是不带着我们绝对不行的。
 
  青梅说这一路上晓行夜宿的,蛮苦的呀。
 
  大囡说,再苦,还能有我俩流浪街头时苦嘛,常常连肚子都填不满,三根肠子闲着两根半,那才叫苦透了。
 
  正巧官军暂时没有任务,韩世忠请下假,与梁红玉一道西行,青梅、大囡和二囡三人骑马随行。
 
  青梅的马骑得还不如大囡二囡,便被夹在中间。
 
  大囡说青梅姐,我看你事事好强,怎么骑马胆子这么小啊?